Welcome to「千寻塔文化」!

18028786449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千寻塔
phone:
18028786449
QQ:
860639644
ADD:
深圳市龙华区人民北路美丽AAA商业中心

赣州科技起航视频秀排名前十

author:「千寻塔文化」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05-31 12:33:02

本文由「千寻塔文化」提供,重点介绍了赣州科技起航视频秀排名前十相关内容。「千寻塔文化」专业提供百花追梦团队,百花追梦价格,百花追梦费用等多项产品服务。公司成立于至今,坚持用服务打动人心,用质量打造口碑,立志成为行业内的领军。

赣州科技起航视频秀排名前十先说结论:聊胜于无!

这个是江西(美人头)目前的基本省情在全球对应的参照国。

江西(超级灯下黑) --- 一个无意中被安置在华东/中部的西部省份。

高安西北角和吉安东面的夜光图一片漆黑,零散的出现的孤立光点基本上都是些县城。

江西北部平原较多地形条件更优,很多县域的光点都已经连接成项链状,说明城乡一体化已经出局规模,经济热点基本上沿着铁路和公路分布。

反观江西有些山区和丘陵地带,即便两个县市有公路连接,但是由于道路两旁不支持大规模的城镇和工厂建设,所以即便未来经济上了一定台阶也会成孤立的光点。

跟几个常放在一起比较省份的山西、广西、安徽和河南相比,江西和广西大概是最同病相怜的。当年国家在布局工业建设、修建铁路干线和安置高等院校的时候,江西和广西都是三项皆不沾边的,俗称“三不沾”省份:先天奶水不足,后天营养不良。

仅以江西为例,建国后修的铁路就是鹰厦铁路、皖赣铁路,总体来说江西境内并不长,更重要的南浔铁路北端的九江一直都是断头路,直到96年京九铁路修通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为革命事业最早流血的吉安和赣州,很多地方更是未见寸铁,京九铁路开通的时候很多老表万人空巷出来围观。

至于大的国企,苏联援华的156项江西分到3个,而且还是含金量非常低的钨矿煤矿的洗矿厂(安徽的情形也是如此),不是附加值更高的熔炼和有色金属加工项目。这里篇幅很短,实在没啥可写。

至于极度依赖财政供养的高等院校,那就更令人愤怒,53年国立南昌大学被肢解前,江西的高等教育实力比湖南安徽和福建是占据优势的,但是经过这次肢解彻底打入18层万劫不复的深渊,后来接收的都是实力并不强的矿业交通学校,基本上每个省都分到过这样的“小福利”。

东南边是全国发达的省份广东浙江福建,每个邻省都有让人望而却步的985牛校和科研所,中部省份中如日中天的湖北安徽和湖南也在隔壁,当中没有一个吃素的邻省(八大菜系也几乎绕着江西)。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湖南和江西两个省份有着惊人的对称性。

如果问改变江西最大的外力,那么必然是蛮霸嗜辣湖南了。(寡妇睡觉-----上面没人)

湖南有全国最重要的南北干线铁路---京广铁路,从清末陆陆续续修建,大体上抗日战争前广东和武汉,武汉和北京两段都连通了,只是在武汉没有铁路桥,没法从广州一站直达北京/北平。到了建国后,修建武汉长江大桥使北京和广州直通就是ZF的头号工程,反观江西接入京九线则是香港回归前夕的事情,两者的时间差将近60~70年,这中间决定了太多的布局和政策,足以影响半个世纪乃至百余年。我们知道京广线在湖南境内是偏移靠近江西西部边界的,这条铁路修通后基本上屏蔽了江西建立南北铁路的必要(很凄惨,既生瑜何生亮),小时候亲友去广东大多去株洲转车。赣州科技起航视频秀排名前十

建国后江西铁路的局面是最早就修通了的南浔铁路(九江-南昌),1927年南昌起义部队就利用这条铁路运兵。抗战前夕修通了浙赣铁路,浙赣铁路一直都是江西的主干道,但是轴向上缺少南北铁路,迄今为止江西最发达的地级市也基本分布在这两条线路(倒T字形)。长期与铁路无缘的吉安、赣州和抚州成了江西最穷的地方。

历史上江西文脉担当的吉安和抚州都有着较好的农业条件,但是近代由于交通缺位进而丧失工业布局,在江西省内的地位不断衰落,抚州由于缺少干线铁路局面更是惨兮兮。

展开题外话,今天的抚州和赣州高等教育反而力压发达的九江一头,这里面也是值得探究的。建国后,抚州发现了造原子弹材料的铀矿 U,一所矿业学校就此从山西搬到抚州。至于赣州的钨矿 W,前身的ccp苏(维埃)就更熟悉不过了, 当年可是军费和财政收入的大头,所以给安置了一所冶金学院。

回到正题,湖南依靠这条铁路,顺利成章的接收了很多中南局里河南、江西和广西的教育资源(做大京广线上的广州 长沙 武汉),最后成为了今天的中南大学和湖南大学。1969年又因为中苏紧张获得了国防科大,至此湖南三所985大学悉数到齐。而江西的大学中,江西工业大学、江西大学和江西农大,基本上都是本省自己在建设,没有国家队支援的身影。江西对于湖南而言,顶层大学的质量差了一个数量级,光90年代的湘潭大学实力都能超过任何一所江西的大学。

名义上在振兴江西原中央革命根据地,可是国家在这方面的投资竟然是垫底的,比倒数第二的广西还少1/2。

每个省都有很多烈士,但是具体到江西省,毫无疑问最特殊的。参加革命的时候,条件最艰难成功最无望牺牲最重,军团长、军长、师长牺牲在江西的比比皆是(后来的战争中高级指挥员牺牲没这么重),如果这些人有幸活到建国,元帅大将的席位都将大大调整。赣中赣南很多村子在red army走后,整村整村的遭到屠杀三光报复,以至于从隔壁的广东福建迁徙补充人口。

顶天立地的江西好男儿---方志敏 (参加革命的张、方和邵都是一米八几的大汉)

铁骨铮铮的完人---方志敏

可爱的中国---方志敏

国家对这个洼地不可能视而不见,甚至多少有点内疚补偿的心理,江西之于全国类似于井冈山之于江西。中央对江西的重视程度开始提升,类似于前些年逐渐被重视的云贵地区。

去年大boss去赣州视察,很快中科院稀土研究生就在赣州落地开建,落地的不是各方面条件更佳同样科教资源缺乏的南昌。我不是赣州和南昌人,并非利益攸关方,但是更支持放在南昌,做大做强省会,把这个唯一的国字号做成标杆,吸引更多的科研人才来到江西。

江西对于新中国建立贡献不好说第一,但是说牺牲之重大没有第二个省可以比拟。

早年的肃/反/牺牲掉一大批本地中高层,这是造成江西缺少高级别军政要员的重要原因。8.6万中央红军,最后到陕北的仅剩1万多,牺牲最多的毫无疑问是扩红最突出的赣南。赣南苏区留下来的一万多红军,由于项英和陈毅军事上领导无方又报销了六七成。即使遭遇了这么严重的打击,到了建国后江西人在军一级还是非常多,抗美援朝时期军一级的指挥员出自吉安的最多。吉安是个神奇的人才聚宝盆,建国后军政混的最好还是吉安居多,古代发达的文化对人还是有潜移默化作用。

江西近现代一直都是一个唯唯诺诺识大体的跑龙套角色。建国后江西已经被打残了,加上没有纵向铁路连接,偏偏又位于对台工作的前沿阵地,鹰厦铁路长期是福建的生命线,国家出于各种原因不把大的投资砸到江西情有可原。

建国后江西人均耕地长期居于高位,在国家困难的时候节衣缩食捐出了大量的口粮。江西曾经还拿粮食和上海做过些交易,省内一些工厂和学校因此受益匪浅,但更多的粮食只是给国家填了窟窿。

说到诟病较多的平庸腐败的 江西吏治,江西落马的贪腐官员却在全国勇夺前排。建国至今口碑最佳就是首任省长邵氏平(邵老板,邵大哥)。其次就是上海调来的孟建柱,因为政绩极佳得以荣升中央,以往的省领导很少有此待遇。

大老虎苏荣,民间送“种树书记”的大号,天天都过植树节。苏在担任江西省委书记期间,为追求“绿色政绩”,曾经强推所谓的“一大四小”工程。“一大四小”的说法,是苏荣在2008年履新江西省委书记后不久,在一场论坛活动中提出的。所谓“一大”,指的是确保到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3%,而所谓的“四小”,指的则是县城和市府所在地的绿化、乡镇政府所在地的绿化、农村自然村的绿化,以及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和矿山裸露地的绿化。----苏老虎又昏又贪,不知道怎样上来的,最后还跻身副国级。

尽管这“一大四小”的目标“看上去很美”,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频频出现各种问题。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苏荣主政江西期间,为了应付省里的突击检查,江西省一些地方大搞“一夜成林”,有的顾不上更换土壤,直接在水泥、沥青渣等基建垃圾上种树;有的高速公路绿化带宽度不达标,不得不在公路两旁的柏油路面上铺土种树……这些做法不仅无助于改善生态环境,真正落实环保目标,还浪费了大量公帑,对江西省内的政治生态、政治文化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可谓是典型的“花钱办坏事”。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两江总督一词,江西为什么会跟江苏/安徽打包在一起?

这不是古人随意划分的,因为古代长江通航到了江西就折入鄱阳湖,形成“长江下游+赣江+大庾岭+北江”的黄金水道,江西近千年的兴盛(唐代之后超越湖南)就是依赖这条生命线(宋应星的《天工开物》在江西出版也就不足为奇)。赣州科技起航视频秀排名前十

江西境内的河流96%最后都汇集到赣江/鄱阳湖注入到长江,也就是说依靠这条生命线,江西的手工业货物可以轻易输送到下面近100个县(古代有此优势的省份不多,这简直是天然免费的高速公路)。近代由于海运、干流河运和铁路运输的崛起,江西偏偏三条都没有沾上,整个省的经济活力逐渐熄火,然后屋漏偏逢连夜雨继续没完没了的战争。

目前江西的交通布局,大概不用两年,江西的高铁就可以直通到深圳,这里得大力的感谢强卫书记,顶着FGW的250km时速不修,大幅度提升省内占比修了350km时速的高铁。当年江西争取这条高铁非常困难,湖南几乎是躺着接受京广高铁的大礼包。交通对一个地方经济的发展是先导性,人口货物流动大了,发展的资金和信息也会相应渗透。

以笔者所知的吉安和抚州为例,下面有些县之间的公路交通联系方便程度,甚至还不如去湖南和福建方便。江西山多,再多也多不过福建浙江,全境除沿海以外皆山的福建几乎消灭了无铁县,但是在公路方便的建设的便捷程度,江西还有不少值得改进的地方。这些是政府应该提前规划好的,投资商偏偏就非常看重这些基础设施。

南昌的地理位置有些比较尴尬,它离浙赣线的主轴线偏北70~80公里,本来鹰潭之后可以顺势连接抚州,再把经济较强的县级市丰城樟树依次串联。但是为了顾及到赣北的南昌,铁路线一会得北上一会儿得南下,一些地方无意中就被剥夺了交通优势,而且凭空出了几十公里的路程(当放则放)。

抚州和吉安之间如果有铁路连通,长三角和珠三角的铁路路程可以缩短近200公里,假以时日这条线路的重要性和辐射能力越来越强,江西很多原本交通死角的区位优势也会因此借势上涨。

再来谈谈江西的隐痛---人才之困

坦率的说建国很长时间,江西的人才产出水平在全国只是平均水准。其实这很正常,常年的战争破坏,江西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都有先天不足,再加上长期的农业省份定位,大量的人口只能跟修地球剪枝条,很难走出去接触到工业领域前沿的知识,民间有再好的教育传统也是白搭。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民国时期江西还有顶级的科学界名流,但是到了建国后很长时间江西人不常有一流领军人物。

江西省长邵式平(方志敏的好伙伴)曾经毕业于北师大,建国后面对南昌大学(原中正大学)的拆解也是有心无力。当时江西籍分量最高的当属深受信任的曾山,但是他在华东局做副手,面对江西的不幸遭遇也无法出力。江西主政的官员虽然是赣人治赣,可是他们的政治地位和江西在中南局的地位,都无法阻止江西高等教育的流出。

邵式平将大量的心血投入到独特的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江西大学和江西工业大学的创建中,尤其是当时的共大半工半读特色,对于农民占绝大多数的中国是很有积极意义的。很可惜,邵省长WG前去世了,不然以他对教育的重视,69年中科大搬迁到江西,73年华东交大完整的搬迁(得力于方志敏战友之子黄知真的复出),都是可以值得期待并大大改善江西高等教育落后的局面的。可惜历史没法假设,偏偏WG期间主政江西的是林派的人马,眼界和能力都平平无奇。

至于中科大无缘江西,回想起来令人叹息。中科大多次询问江西革委会,省里明确表示无法接收。可是具体分析当时的情况,好像又有几分合理性。Wen*Ge时期,江西是明星省份,一时之间好不风光,几万青年徒步上井冈山,粮食供给困难,以至于周总理命令空军空投食物。北边鄱阳湖开辟了大量的农垦场,胡yb就下放到共青城,清华北大人大在江西都设置了分校,但明眼人看的出来这些分校本质上就是农场,教育用的器械图书通通还是留在北京。69年因为苏联核武的威胁,中科大收到搬离北京的通知,江西会作何感想?逃难还是扎根,江西的领导人肯定没有自信能吸引到中科大来扎根。既然是皇帝女儿出来避难,风头过去了还是要回京的,那就谢绝他们入境吧,做完这个决定他们肯定盘算节省了一大笔开支而开心。为什么不做个细致的调查研究?那个时候江西绝对好于安徽,南昌更是远远好于合肥。危机危机,危中有机,不可不慎!

下面的图片慎看---小心一口老血飙出来

极具讽刺的是古代最热衷办书院的省份(不需要之一)---江西

竟然在高等教育位阶上成了全国倒数第几的省份!堪称全国最滑稽最失魂落魄的省份(不需要之一)

江西高校实力----老少边穷的水平

目前看到的政策大概就让江西各个地级市各回各家各找各后妈

(省会南昌实力太弱,拖不动下面的地级市,基本上只能辐射周边的一些县域,整个省分崩离析)

南昌和九江融入中三角一体化,疫情过后国家对武汉的定位会更高,各种高新技术产业都布局在武汉周边,武汉作为长沙和南昌的老大哥,布局更高层次的长江中游一体化。

九江和上饶融入长三角,但是长三角太大,边际递减到了江西在势上弱太多了。

抚州融入闽南金三角,这个有点太难了,需要翻山越岭才能跟较弱的闽南建立联系。

吉安和赣州融入珠三角,这个两地前期就在做,而且做的还可以,个人比较看好。

考虑到江西省形呈倒三角分布的特点,江西目前十字形的高铁网路还不够,最佳状态是能构建“丰”字形的交通布局,这样才能打造出8块结实的腹肌。

这样赣中的吉安抚州和赣南瑞金的大片区域就能避免在山沟沟里打转转的游击经济,当然这就要求福建方面能很好的对接这种需求。

未来台湾问题一旦得到解决,为了加强两岸的交通联系,台湾跟福建的交通连接后江西肯定是最大的受益方,江西借着这股东风能吃上很久的红利。